《魔兽争霸3:重制版》开发者故事 重制隐居避世的暗夜精灵

  暴雪公布了《魔兽争霸3:重制版》的开发者故事,首先介绍的内容为重制暗夜精灵,讲解了美术团队是如何根据设定进行创作的。

  《魔兽争霸III》中每一个模型的重做都需要大量的工作。首先,概念美术师会在现实世界、 《魔兽世界》 和原版 《魔兽争霸III》的美术概念中寻求灵感。在经过研究之后,他们会创作多张概念设计图供整个美术团队审核。美术团队会从每个概念中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部分:例如A的姿态、B的眉毛……C的肩部尖刺、D的脚趾结构……

  各取所长的版本敲定好后,就要开始3D建模了。美术团队会从各个角度审核每一个模型,评估他们的比例、颜色、清晰度和轮廓。每个模型还会经过多次严格的打磨。在接下来的动画部分,布料和身体部分的运动都会被精雕细琢,显得更加真实并且富有个性。无论是高贵的阿尔萨斯王子还是不起眼的仙人掌,每个重制的新模型都会经过这一整套流程。实际上,我们按以上标准制作了超过700个的新模型。 

  但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在 《魔兽争霸III:重制版》中,兽人、人类、暗夜精灵和亡灵都以更加清晰的面貌重获新生。本系列文章将带大家与美术团队一起深入幕后,探索重制版中各个种族的秘密——首先带来的是历史悠久、隐居避世的暗夜精灵。 

  暗夜精灵是第一支修习魔法的种族,约一万年前,是他们让魔法遍及了整个世界。他们曾拼尽全力将燃烧军团的恶魔逐出此界,但他们美丽的家园也因此支离破碎,而后暗夜精灵便遁身于他们的圣山海加尔,从此隐居避世。

  美术师们在重新设计暗夜精灵的单位时真正地抓住了这个种族的精髓:大自然是他们永恒的主题和功能。弯曲的树枝和根茎形成了古树,还有许多暗夜精灵单位(例如树妖)都融合了森林动物和精灵的特征。

英雄

伊利丹(恶魔猎手)

  恶魔猎手是黑暗而神秘的战士,暗夜精灵社会大多对他们避之不及。

  他们会在战斗中挥舞拥有恶魔之力的战刃,召唤邪能来增强他们那令人生畏的战斗技巧。在现在的多人模式战斗中,玩家还可能会召唤出女性版本的恶魔猎手。

  伊利丹·怒风用来引导恶魔之力的经典邪能纹身现在更加精细,并且我们还重新制作了他的所有肌肉组织,从而支持他之后会长出的翅膀和恶魔之角。

塞纳留斯(丛林守护者)

  法力高超的丛林守护者是半神塞纳留斯心爱的孩子,他们拥有驾驭自然和动物的神奇力量。

  这些远程施法者可以补强暗夜精灵的远程部队,定身那些胆敢靠近的敌人,或者召唤树人击退来犯者。

  重制版守护者由树木组成的手爪更加精致和明显;在对战比赛中,你既可召唤这款采用多人模式模型的丛林守护者,亦有机会召唤出强大的塞纳留斯本尊。

与原版的模型一样,塞纳留斯身上会有藤蔓缠绕,但是对战比赛中的守护者会有自己独特的模型,并具有几种不同的外观。他距离一万岁还差几千年的时光,所以他的鹿角和藤蔓还没有完全长好。

泰兰德·语风(月之女祭司)

  如同暗夜精灵远古的月亮女神艾露恩一样,月之女祭司是力量与优雅的化身。

  月之女祭司骑乘着来自冬泉谷的无畏霜刃虎踏上战场,她们受魔法之力的加持,并能够提高远程单位的伤害。

  而重制版的泰兰德模型则更加特别,我们为她的霜刃虎阿什阿拉装备了护甲——毕竟她是高阶女祭司,胯下的坐骑肯定要有所区别。

 玛维·影歌(守望者)

  神秘的守望者司职暗夜精灵在卡利姆多的警备机构,她们会使用几种强大的超自然力量,誓将目标重新抓捕归案,让正义得以伸张。

  重制的玛维模型与她在多人模式中的姐妹们有所不同,多人模式中其他的守望者也会使用轮刃,但不会拥有玛维标志性的刀锋斗篷和背部的月牙形装饰。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魔兽争霸3:重制版专区

《精灵宝可梦GO》2019年收入刷新纪录 吸金近9亿美元

  Sensor Tower 商店情报数据显示,Niantic《精灵宝可梦 GO》2019 年预估收入达到 8.94 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这款 AR+LBS 游戏于 2016 年 7 月上市,并迅速风靡全球,当年收入为 8.32 亿美元。

  2017 年该游戏的收入有所下滑,仅为 5.89 亿美元。不过到了 2018 年,又重新反弹至 8.16 亿美元,而这得益于重大的游戏内容更新,以及大量线下活动。

  在去年 7 月底推出反派势力“火箭队”入侵的新玩法之后,《精灵宝可梦 GO》8 月和 9 月的收入达到历史第 4 和第 5 高点,分别为 1.16 亿美元和 1.26 亿美元。

  该游戏收入前三的月份均出现在 2016 年。作为首款 AR+LBS 大作,《精灵宝可梦 GO》一经推出便获得玩家热捧,2016 年 7 月,8 月和 9 月分别吸金 2.56 亿美元,1.95 亿美元和 1.41 亿美元。

  2019 年,美国作为《精灵宝可梦 GO》收入第一大市场,贡献了 3.35 亿美元,占总收入的 38%。日本市场排名第二,贡献 2.86 亿美元,占 32%;德国市场排名第三,贡献 5400 万美元,占 6%。

  平台方面,Google Play 玩家氪金 4.82 亿美元,占 54%;苹果玩家氪金 4.12 亿美元,占 46%。虽然大部分收入排名靠前的手游主要收入来自 iOS,但从过往数据来看,《精灵宝可梦 GO》的主要收入却来自 Google Play。

  截至目前,发行商 Niantic 在移动端的总收入已经超过 31 亿美元。

  下载量方面,《精灵宝可梦 GO》2019 年获得超过 5500 万次下载。美国仍是第一大市场,贡献了超过 1000 万次下载,占总下载量的 19%。巴西市场排名第二,贡献了超过 500 万次下载,占 10%;印度市场以 300 万次排名第三,占 6%。

  与收入分布类似,平台方面 Google Play 的下载量仍然领先,贡献 3800 万次下载,占 69%;App Store 则贡献了 1700 万次,占 31%。

  目前,《精灵宝可梦 GO》平均每下载付费高达 5.7 美元。

  最成功的 AR 手游

  与 2019 年收入最高的手机游戏相比,《精灵宝可梦 GO》以 8.94 亿美元在全球手游畅销榜排名第5。排名第 4 是 King《糖果粉碎传奇》,全年吸金近 11 亿美元;Mixi《怪物弹珠》则以 8.81 亿美元排名第 6。而畅销榜榜首是腾讯的《王者荣耀》,全年吸金 15 亿美元(不包括中国及其它地区的第三方安卓市场)。

  在 AR+LBS 手游领域,《精灵宝可梦 GO》依然保持绝对领先优势。Square Enix 于 2019 年 9 月在日本市场推出的《勇者斗恶龙 WALK》(Dragon Quest Walk),上市 4 个月内吸金 2.01 亿美元。虽然开局成绩亮眼,但依然无法超越《精灵宝可梦 GO》。

  虽然只在中国市场发行,腾讯《一起来捉妖》以 6000 万美元的收入位列 2019 年 AR+LBS 手游第 3 名(数据不包括中国地区第三方安卓平台)。

  该品类另外几款头部作品包括:Ludia《侏罗纪世界Alive》(Jurassic World Alive),全年吸金 2600 万美元;Niantic《哈利波特:巫师联盟》(Harry Potter: Wizards Unite),收入为 2300 万美元;Next Games《行尸走肉:我们的世界》(The Walking Dead: Our World) 收入为 1700 万美元;以及 Four Thirty Three《捉鬼敢死队世界》(Ghostbusters World) 收入 23 万美元。

  目前来看,《精灵宝可梦 GO》是唯一一款在发行之后仍能实现年收入增长的 AR 手游。通过一系列优秀的运营活动和游戏内事件,持续不断的保持留存及吸引玩家回流。2020 年,该游戏能否继续保持增长,其它 AR+LBS 手游能否取得更好的成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白鲸出海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